首页 > 穿越小说 >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那一箭的风情!

第一百九十五章 那一箭的风情!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们的冰河末世 我真是飞翔的河南人号船长啊 重生之小灵师她萌翻了 我能无限就职 男人三十有九 网游之我真不是狗托 世俗小道仙 好烦啊躺着也能赚几百亿 文娱:开局歌迷为我办演唱会 行走诸天的旅者

人在大唐本想低调第一百九十五章 那一箭的风情!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汾州营地演武场。

四周旗帜猎猎作响,高高架起的火盆火舌摇曳将演武场映的亮如白昼。

兵士们围着两个肉搏较量的百夫长,起哄声一阵比一阵高,热闹非凡。

军帐内。

北伐讨突厥大军,四品以上将领皆坐在会议桌上,紧紧盯着眼前的大沙盘。

上面河流,山脉,峡谷分布清晰明了,俨然囊括了河北全境,沦陷的城池皆插上了白旗。

简直神乎其神!

以往粗糙简陋的舆图弱爆了!

所有将领油然而生一股敬佩。

大帅或许打仗的本领不行,但鬼斧神工之术冠绝历朝历代!

张易之冷冰冰扫过众将领,肃声道:

“眼下战略目标很简单,先夺回城池。”

众将领重重点头。

突厥的劣势就是据城而守,在拥有三十万大军的情况下,想夺回城池并非难事。

关键是怎么保证最大限度减少兵力折损,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突厥反扑。

张易之伸出手,拔掉一面白旗,“明天,破栾城。”

话音刚罢。

一个大嗓门急声道:“大帅,末将愿往,替北伐军先拔头筹!”

这可是立功的好机会,如果北伐惨败,他至少还有拿的出手的战绩。

其余将领皱了皱眉,暗恼慢了一步。

张易之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,直视着他:

“刘将军,带多少人马,多久时间破城?”

明威将军刘茂良顿了顿,半晌吐出一句话:

“栾城是定州的一道屏障,城内有八千蛮子,末将带一万五兵马前往,两天时间破城!”

张易之指节轻叩桌面,没有说话。

望着大帅逐渐森然的表情,刘茂良莫名有些不安,掷地有声道:

“末将愿立军令状,两天没破城,自刎谢罪!”

气氛有些沉寂。

众将领一脸迷茫,皆摸不清大帅的想法。

按理说,两天破城已经是优秀,狂且刘茂良信心满满。

看大帅这模样,显然极为不满意。

“废物!”

张易之陡然拔高声调:“明天我带六千兵马亲征栾城。”

嚯!

此话犹如巨石扔进平静的湖面,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众将领目光呆滞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大帅,这是生与死的战争,并非过家家啊!

六千兵马?

牛皮都被你吹破了!

王孝杰有些惶惶,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:

“大帅,还是由末将率两万兵马前往栾城,围而不攻,先剿灭前来支援的突厥蛮子,原本驻守栾城的蛮子必然相援,咱们再与其展开野战。”

张易之盯着王孝杰看了一眼。

“这是军令。”

一时间鸦雀无声。

王孝杰喉咙哽咽,颓然的低下头。

剩下的将领面面相觑,大帐内气氛沉闷。

狂妄刚愎,目中无人!

他们之前燃起的信心瞬间被浇灭。

这位做兵马大元帅,是三十万将士的悲哀!

栾城固若金汤,就算再擅长破城的将军,想凭借六千兵马端掉?

难如上青天!

更何况他还从未接触过大型战争。

每个人都神色隐忧,张了张口,一时无言。

张易之神情无波无澜,淡淡道:

“六千兵马,一半精锐,一半新兵,唯有经过战火的洗礼,新兵才能成长起来。”

众将领已经不知自己脸上是何表情了。

他们看向镇定自若的大帅,笑容苦涩。

将帅无能,累死三军!

跟着大帅打仗,注定要陪他遗臭万年了……

……

东边微露鱼白,天色一片青冥。

校场上。

许多将领围成一团,看着地上那几个重型武器。

从外形来看,像是一张大木床,上面架着一个体型巨大的弩。

有三套弓臂,辅以绳索和滑轮连接在一起。

用来扣动扳机的东西,竟然是巨型斧头……

“这叫三弓床弩,里面加入了牵引钩,滑轮,杀伤力极强。”

张易之给众人解释。

冷兵器巅峰之作,放在大周朝绝对是降维打击。

“庞然大物,威风赫赫。”薛讷赞了一声,旋即皱眉道:

“但对攻城应该起不到效果。”

王孝杰略默,带着劝诫的口吻说道:

“大帅,栾城是一座坚城,突厥必然重兵把守,就算这武器再厉害,也很难决定战局。”

张易之不置可否,“拭目以待吧。”

“咚——”

刁斗声悠然传来,张易之翻身上马,身后骑兵甲片的碰撞声连成一片,几百个步兵负责搬运三弓床弩。

裴旻双手一仰,把黑色纛旗绑在长杆上。

陈长卿立在战车上,双腿抖如糠筛,把“张”字帅旗扛在肩头。

“不灭犯我大周子民之贼寇,誓死不还!生为民,死殉国!”

张易之中气十足怒吼,旋即一甩缰绳,马蹄翻飞之间冲出军营,身后黑压压的六千兵马紧随其后,校场为之震动!

“杀蛮子!”

“杀蛮子!”

军营里响起铺天盖地的吼声,将士们心中热血澎湃难抑。

等马蹄声渐渐远去,王孝杰看了眼薛讷,喟然道:“薛将军,再过半个时辰,你派兵镶助,总不能让大帅战死栾城吧?”

“唉,胡闹啊,有时候我都怀疑大帅是突厥派来捣乱的。”

薛讷重重叹了一声,而后转道去军营召集麾下。

……

栾城县府。

宽阔的县衙大堂中,疏勒骨咄正将双腿搭在案上,斜靠着坐榻,两个侍女跪着给他揉脚。

堂前两排突厥亲军肃然而立,森然严肃之状,却与疏勒骨咄的漫不经心截然相反。

看似宽阔凶狠的脸庞间,却流露出丝丝笑意,锐如鹰隼的目光下,仿佛有种傲然天地的自信。

脚步声响起,一个戴头冠的文士趋行入堂,神情狂喜道:

“疏勒大人,泼天大功,泼天大功啊!”

“可别唬我。”疏勒骨咄推开两个侍女,急不可耐道:“究竟是什么功劳?”

文士激动得热泪夺眶,勉强平复情绪,“据斥候回禀,城外两里处约有六千兵马。”

“就这?”疏勒骨咄神情明显失望,闷声道:

“栾城是大周北伐必经之路,他们前来攻城很正常。”

文士凑上前,嘿嘿笑道:

“可如果敌方将军身着金色铠甲,男生女相,还挂着张字帅旗呢?”

嗯?

疏勒骨咄疑惑了几息,刹那间,欣喜若狂!

“你确定?!”他紧紧揪着文士的衣襟,怒声逼问。

“千真万确,斥候看的一清二楚。”

主帅!

是大周主帅!

“哈哈哈哈哈——”疏勒骨咄陡然间放肆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:

“可汗说得没错,此人果然不通兵事,带六千个人攻城,这是送功劳来的!”

只要斩掉此人,的确是泼天大功,凭此一跃成为草原几个部落的首领!

疏勒骨咄满饮一壶,嘶声咆哮道:

“老子碰上倒霉事,前来镇守栾城,没想到转运了,张易之你他娘的今天死定了!”

“上天恩赐老子的功劳,今天不斩了他,老子恐怕会遭报应!”

文士忙捧哏道:“大人,这叫天予不取反受其咎。”

疏勒骨咄嘴角掠过一丝冷笑,招来一个亲信,“快马加鞭去禀报可汗,为我筹办庆功宴!”

……

城外平原。

张易之眺望两里处的高耸城池,眼底露出疯狂之色。

一个校尉近前,疑惑道:“大帅,就在这里扎营么?”

要攻城就一鼓作气,哪有在八百步外停下的?

张易之没答,反问道:“一般弓弩能达到多远距离?”

校尉琢磨了一下,回答:“最多两百步。”

“太短了。”

张易之下马,骤然怒吼道:“床弩准备,大力士准备!”

在校尉骇然的目光中,走出三十个高壮魁梧的士兵,绞轴张弦。

这一刻,不止是校尉,许多士兵也震撼了。

要三十个大力士拉弓!

还有这哪里是箭矢?

分明状如标枪!

三片铁翎就像三把剑一样。

眼前这一幕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。

这他娘的是弓弩?

这能射出去?

弓箭根本无法达到这么远的距离!

所有人都表情凝重,看来这就是大帅专门研制的大杀器了。

究竟有没有效果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女帝妄想私自占有我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 修罗战神 陈黄皮叶红鱼 三国之一叶遮天 穿越硝烟 苟在边境当小兵 大唐开局抢婚李丽质 水浒之被逼做贼 我是李世民的夺妻之恨
 返回顶部